移动版

金博股份IPO疑案追声:董事长与“前科”大股东的另类操作

发布时间:2020-04-20 06:47    来源媒体:和讯

《电鳗快报》文/高伟

日前,科创板上市委同意湖南金博碳素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博股份”)发行上市。然而,金博股份IPO之路迷雾重重,实控人借款增资“空手套白狼”、声称受光伏产业政策影响,但毛利不降反升等疑云萦绕,最让市场不解的是,金博股份董事长脚踏两船,并且一亏一盈!!

金博股份除了董事长借款增资“空手套白狼”外,该公司“空降”大股东似乎也不“干净”,公司混乱的高管层,让人们担心,一旦上市可能会给社会带来不可逆转的损失。

董事长疑只顾搞肥自家公司

《电鳗快报》注意到,金博股份董事长廖寄乔,同时还曾是博云新材(002297,股吧)的董事长,在2019年5月才辞去博云新材董事长职务,博云新材法人也随后变更。博云新材是一家国企,实控人是湖南省国资委。面对一边是自己的公司一边是自己的工作,“脚踏两条船”的廖寄乔如何摆正自己的位置?

事实是,在他的带领下,国企博云新材岌岌可危,上市10多年仍然处于累计亏损状态。不仅连年亏损,同时还涉及一起刑事案件。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金博股份创始人同时作为博云新材高管的蒋辉珍与熊翔卷入一起行贿受贿、徇私舞弊低价折股国有资产等罪行之中。

《电鳗快报》注意到,廖寄乔在博云新材工作多年,2000年开始,便从事技术要职,之后一步步升至博云新材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在廖寄乔掌舵博云新材以后,业绩可谓是一落千丈,据博云新材公告显示,2016年-2019年,公司净利润分别为630万元、-6200万元、2700万元和-1.6亿元。特别是2019年,博云新材一年就亏掉了10多年的利润,而后在同年5月廖寄乔辞去了博云新材董事长的职务,全身心投入到了金博股份的经营之中。作为在博云新材掌舵多年的廖寄乔,博云新材如今的局面他作为掌舵人实在是难辞其咎。

与博云新材的惨淡业绩相比,廖寄乔自己的金博股份显然好了许多,同为2019年,金博股份的营收却达到了2.4亿元,净利润超过约7800万元,同比增长44%。作为一家国企的掌门人廖寄乔厚此薄彼的行为实在是不敢恭维,博云新材如今的局面廖寄乔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董事长疑再空手套白狼

值得一提的是,金博股份实控人借款出资一事引起了市场的广泛关注。

据招股书披露,廖寄乔直接持有公司17.71%的股份,自2017年5月起至今,廖寄乔即为金博股份的实际控制人。而公司第三大股东益阳荣晟管理咨询中心(以下简称“益阳荣晟”)持有公司7.45%的股份。但由于廖寄乔持有益阳荣晟21.34%的出资额,并通过与益阳荣晟签订一致行动协议,双方同意在作为金博股份的股东行使提案权、提名权、或在股东大会上行使股东表决权时,益阳荣晟按照廖寄乔的意见行使上述权利。综上,廖寄乔合计控制金博股份25.16%的股份。

实际上,金博股份实控人廖寄乔在2017年9月和2018年4月增资的资金中,有2255万元来源于其向员工、亲戚及朋友的借款,占上述增资资金总额的比例为66.09%。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上述借款的余额为1885万元。也就是说,廖寄乔仍有1885万元的借款未偿还。根据廖寄乔与债权人签署的《借款协议》,利息一年一结,年利率为7%或5%,借款期限届满后,一次性偿还借款本金,上述借款将在2022-2024年陆续到期。经有关测算,廖寄乔2020-2024年每年应当偿还的金额分别为124.85万元、124.85万元、424.85万元、1644.85万元和53.50万元,合计2372.90万元。据了解,廖寄乔未来每年还款的资金来源,主要是工资、奖金、个人家庭积累及持有股份分红等。如果未来公司的经营状况、分红政策发生重大变化,可能导致廖寄乔不能按期偿还借款,则存在实际控制人持有的公司股权有可能被债权人要求冻结、处置的风险,并对公司股权结构的稳定产生不利影响。

据市场人士测算,金博股份预计上市发行时的总市值约为12.88亿元,廖寄乔所持股份占市值金额约为2.49亿元。其中,占两次增资金额66.09%的借款,上市发行后的市值也可达到9020万元,上市后不仅能还清2255万元的借款,还能净赚约6765万元。这一操作不得不令人拍手叫绝。

先是脚踩两只船,令博云新材一年就不明不白亏掉了10多年的利润;接着便是借巨款增资自家公司;最后一招便是发行上市,实现还账的同时还能然给自己暴富。一路下来,廖寄乔的如意计划能如意实现吗?这次浑水摸鱼式的IPO,真能瞒天过海吗?

两“前科”大股东隐退

《电鳗快报》据招股书,2005年5月,金博股份的前身博云高科设立,其中熊翔出资65万元占总出资比例的13%。可该公司在2015年12月股改完成后,熊翔并未出现在金博股份的股东名单之上,那么其所持股份到底是转让给谁了,交易的金额又是多少?

招股书还显示,2017年9月,金博股份第一次进行增资扩股时,采用的价格为4.15元/股。这个定价却是采用一年前的——2016年9月30日,评估机构对其估值4.12元/股。可以理解为,一年时间,该公司股价上涨了0.03元/股。不过,根据该公司增资历史,2015年9月-2016年9月公司股价由2.33元/股增值到4.12元/股,2015-2016年一年时间增涨了1.79元/股。上述价格定增定价是否合理,以及此次参与认购的廖寄乔、益阳博程与公司是否存在关联关系?

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持有发行人5%以上股份的股东为廖寄乔、新材料创投、益阳荣晟、罗京友、陈赛你,如下图:

值得注意的是,益阳荣晟合伙人结构情况显示,廖寄乔出资额为35.7455万元,出资比例为21.34%,为最高;熊翔也与廖寄乔同表,出资额为5.00万元,出资比例为2.98%;

《电鳗快报》还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金博股份创始人同时作为博云新材高管的蒋辉珍与熊翔卷入一起行贿受贿、徇私舞弊低价折股国有资产等罪行之中,最终,蒋辉珍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十个月,并处没收财产20.8万元;犯徇私舞弊低价折股国有资产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八年,并处没收财产20.8万元。

在金博股份上市前夕,蒋辉珍与熊翔两人则分别将金博股份的股份转让并退出,这些行为难免让人联想起很可能与上述的行贿、受贿案有关。而当时作为博云新材高管的廖寄乔是否参与到这些事件我们暂时不得而知,但在金博股份多版的招股书中却没有提及此事件,这其中是否另有隐情?

《电鳗快报》将继续关注金博股份上市进展。

《电鳗快报》

(责任编辑: HN666)

看全文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